劉備出現了。

在最不應該出現的時候,劉備現身。

 

錯愕,快樂的氣氛一瞬間僵化,尤其是脩整個就是呆住,那顆東城衛團長精明的頭腦當場短路,想不出任何解釋的回答。

一模一樣的身影,武虎將們跟著僵化,轉轉頭看著兩個大哥。

超首先發出疑問。「為什麼……有兩個大哥?」誰才是真正的大哥?

沉默,兩個大哥,勢必有一個是假的。

武虎將對看著彼此,沒了主意。

「大哥,你可以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嗎?」關羽提出疑問,但眼神中卻夾染了戒備、與陌生。

脩沒有看羽,或者說是不敢看羽,他覺得羽的眼神,讓他的心很痛。

右手不自覺的握緊阿香的左手,阿香卻巧妙的掙脫。

脩沒說話,只是抬頭看著阿香尋找她的視線,找尋一絲信任。

「周瑜說,你會騙我……」阿香沒頭沒腦說了這句,武虎將聽不懂。

脩懂。他聽的出阿香語氣裡的失望,以及……傷心。

「我……」垂眸,脩的全身止不住的顫抖。

 

幸福又要離他遠去了嗎?好不容易才抓到的幸福……

 

「他不是劉備!」劉備出聲,手指脩。「我才是劉備,真正的劉備。」

要不是他剛好聽到東城衛的對話、要不是他剛好武力指數恢復到八千點、說不定他還被困在那個鬼地方。

這個A貨,假扮他這麼久,該是他要回所有一切的時候了。

「我是劉備,要不是眼前的A貨我根本就不會關在奇妙的地方,被迫離開兄弟們一陣子!」

武虎不語。對劉備的話聽信了三分。

「羽、你忘了我們一起結拜、一起闖八門金鎖陣、一起鳳鳴寺大戰、一起迎戰白波黃金賊、一起找忠的媽媽、一起哭一起笑。難道你們不相信我嗎?」

東城衛一定沒想到,他們每次的談話都被他聽進耳裡,哼哼~還真感謝他們,要不然他還真不知道那個A貨做了什麼。

聽了這句話,武虎將抬頭,相信他是大哥,只有大哥才會清楚知道以前奮鬥的一切。

「才不是呢!你才不是大哥,劉備你沒資格當我的大哥!」張飛怒了,看著兄弟們無動於衷、以及相信劉備說的話,他生氣的大吼。

 

憑什麼劉備回來就可以抹滅掉大哥用性命付出了一切、憑什麼?

 

「飛……?」關羽訝異的看著三弟。「你是不是知道一切?」

「我不知道、你們不要問我,我不會告訴你們的!」他不會告訴兄弟們,從來他們就沒看到大哥付出的一切。

這樣沒有去了解過大哥的兄弟、他不想說。

每次大戰後,大哥總是獨自一人躲在房裡獨自療傷、承受痛苦,卻總是在他們面前揚起笑容,裝做沒事,只因為不想讓兄弟們操心。

這樣的大哥是多麼的令人尊敬,可是兄弟們卻要相信那個劉備的話。

他生氣,他們就沒看到大哥現在在顫抖的身體嗎?

劉備眼光朝向張飛。「三弟,你怎麼這麼說?我是劉備,是你的大哥,那個人只不過是假扮我的冒牌貨。」張飛果然被那個人洗腦,沒關係以後再來好好整治他。

「沒資格的人是你。」張飛DOWN武器,拿起戰八蛇矛?劉備出去。

只要把劉備打傷了,大哥就可以留下來了吧!只要他打死劉備,大哥就可以永遠留在這裡了!

「夠了,張飛!」忽然,一直沉默著的人說話了。「你不要說了,讓我說。」

 

劉備回來,該是他離開的時候。

這樣也好,至少在最後一刻他對兄弟們坦白。

累了,他已經不想在說謊了……

 

「劉備說的對,我的確是冒牌貨。」緩緩的深呼吸,脩吐出短短一句。

心碎了。在聽到他坦白的同時,阿香的心沉了下去。

 

為什麼?張飛不解的看著大哥?為什麼要這麼說?大哥這不是秘密嗎?

不是說要維護時空秩序、不是說要保守這一切?

為什麼現在你卻要說出真相。

張飛不懂,真的不懂。

 

「我不是劉備,我只不過是一個長的跟他很像的人。我是來自另一個時空的異能行者,因為任務的需求,只好假扮劉備。」無法控制的,脩的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。

「時空,那是什麼?」關羽注意到這兩個字,疑惑的問著。

「簡單來說,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。」

「所以你假扮大哥只是任務需求?」馬超問。他有聽爺爺說過,這個世界上有另外一個時空,沒想到今天真的看到了其他時空的人。

「嗯……對不起,給各位造成困擾了……」沒有感覺了,脩覺得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心已經麻木了。

「欺騙,是不對的。」關羽的聲音有些不滿。

 

「對不起……真的很對不起。」除了這句話,脩真的想不出其他可以說的句子了。

 

「把他趕走,兄弟們!」滿意的看著A貨的慘況,劉備下出命令。

武虎將彼此對看一眼,猶豫不絕。

「不用你們趕,我自己會走。」脩先開口,他不想讓兄弟們為難。

 

「你要離開了嗎?備備。」即將離去的背景,阿香急驚慌的大喊。

她很不安,好像這一次,備備一走,她將永遠失去備備了……

阿香忍不住抓住脩的手。「不要走……」聲音裡帶著期盼。

 

「對不起,阿香。周瑜說的對,我騙了你。」脩沒有回頭,淚水從眼角劃落,他不想讓阿香看見他的軟弱。

 

她的備備就要離開他了,她最愛的備備要拋下她,阿香的淚水不停的掉下,她不能失去備備……不能讓備備走……緊抓著備備的手,不要鬆拖。

 

偽裝起自己的軟弱,脩轉過頭,擺上一張面無表情的臉,聲音也漸漸冷了下來。「我不是劉備,不可能跟你在一起,孫尚香你聽清楚。跟你在一起只不過是任務的需要,我對你沒有感情,彈琴不談情,我……從來就沒愛過你。」再說這句話的時候,他心痛的快要死掉,儘可能避開阿香的視線,不想讓她看見隱藏在冷酷背後的脆弱。

 

放手,對他們兩個人來說,才是最好的結局。狠心掙脫阿香的手,脩頭也不回的往前走。

原來,要抹殺掉自己的幸福是這麼的簡單……他,親手毀掉了和阿香的愛情……

 

「大哥,就算兄弟們不認你為大哥!我張飛還是挺你!只有你才是我張飛的大哥!」

在跨越時空之門的時候,傳來的是三弟悲愴的吼聲。

回蕩在他耳邊,久久不能散去。

「小學同學,都已經過了三天了,脩為什麼還在昏迷?」床邊A Chord使勁的搖著灸舞,迫切的詢問。

三天、脩從來沒有昏迷超過三天,Achord急的快要發瘋,脩大師再不起來他肯定跑去呼延覺羅家,把呼延覺羅給滅族。

「喂!Achord你可不要衝動呀。脩已經昏迷不醒了,我不想再看到你被宰。」盟主笑的無辜。像似料到A Chord心中打什麼鬼主意。

呼延絕羅家大宅可是門禁森嚴呀,AChord要是貿然闖進去,絕對體無完屍的出來。

「脩為什麼還不醒啦?」AChord忍住K灸舞的慾望,他可不想得到一個謀殺上司的罪名。

灸舞嘆了一口氣,沉重的看著昏迷中的脩。「他不是不醒,只是不想醒。」

「喂!這是什麼意思?」

「神醫說脩身上的傷並無大礙,會昏迷不醒的原因,完全是因為他的淺意識不想起來。簡單來說,除非他自己想清醒,否則沒人能讓他醒過來。」

脩,什麼時候你學會逃避?還是加諸在你身上的擔子終於把你給壓垮了?

「小學同學,你說脩大師不想起來,怎麼可能?」A Chord驚問。

他是脩大師耶,東城衛的團長,把責任看的比誰都重的脩會不想起來,他真是他所認識的脩大師嗎?

看著昏迷的脩,灸舞下了一個決定。

 

「我要去銀時空一趟,A Chord脩就拜託你了!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炸雞皮 的頭像
炸雞皮

阿雞飛了!

炸雞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